铸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跟哪个老板谁能教我职场站队的真功夫原真功夫餐饮公[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32:26 阅读: 来源:铸造厂家

“职场站队”绝对是一个艰难抉择。在很多企业里“站队”的对错,跟定哪一个老板、老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在职场的未来!

孙泽星2004年大学毕业后,加入了中国最大的中式快餐“真功夫”,从餐厅服务员开始一直做到广州区域营运经理,工资也水涨船高。可从2007年开始,随着“真功夫”两位创始人、也是公司最大的股东,围绕公司的股权、控制权展开激烈的争斗后,像孙泽星这样的中层面临着一轮又一轮的“站队”考验。

2011年5月12日,广东省公安厅官网上一则真功夫公司蔡达标等人涉嫌犯罪被逮捕的消息,令这场家族式企业的斗争暂时告一段落,可孙泽星发现自己患上了严重的焦虑症和失眠等。面对本刊特约记者,他面色憔悴,一吐这些年职场“站队”的煎熬,下面是他的真实自述——

“真功夫”职场第一课:学会站队

我1983年出生在湖南郴州市桂阳县飞仙镇一个农民家庭。2004年6月,我从湖南衡阳师范学院毕业后,南下广州找工作。在人才市场蹲守了近一个月都毫无收获后,我降低了要求,应聘进入了“真功夫”中式快餐店,成为广州某分店的一名服务员。这里的餐厅经理是毛兴洲,他也是湖南人,大我3岁,对我很是照顾。

我从杂工做起,洗碗、烫菜,到餐厅收盘子、打扫卫生等无所不做。2004年11月的一天,我套筷子时,发现筷子上有白色斑点。于是我立即将筷子重新洗了一遍,消毒蒸好。就在我忙碌时,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看了一下我的工号,微笑着离开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真功夫”营运部的总经理周明,也是“真功夫”董事会成员之一。不久,我升任为餐厅组长,工资也涨到1600元。

后来我得知,“真功夫”是在1994年由24岁的蔡达标和妻子潘敏峰联合小舅子潘宇海共同出资4万元,从东莞的长安镇霄边村107国道旁的“168快餐厅”起家的;在1997年改名“双种子”餐厅,并在广东省内开了多家连锁店。2004年正式更名为“真功夫”,成立“真功夫餐饮公司”。由于“真功夫”倡导的是营养健康的“蒸”餐理念,餐厅生意非常红火。“真功夫”还出高薪把麦当劳的许多管理人员挖至麾下,周明就是其中之一。

2005年元旦晚会,公司高层领导都参加了。周明竟然还记得我这个小店员,并重点向潘宇海推荐说:“这小伙子不错!”那一刻,我心里别提多激动,下决心在这儿跟着他好好干。

2005年期间,我先后从东山口调到棠下、祥龙等店,并一路从组长干到见习经理,到餐厅二副(餐厅第二副经理)、一副。由于对这份工作投入了自己的感情,那时的我就像打了鸡血,站立长达10个小时也不觉得累。手机24小时开机,经常在凌晨被叫醒去店铺处理问题。虽然辛苦,不过努力还是有了回报,我的工资从最初的1600元升到了2700元。

2006年元旦,我和在广州美尚公司做文员的李佳颖结了婚。婚后不久,我调到新开不久的正佳广场店做了餐厅经理,工资达到3200元。这年8月,我还在广州环市中路上贷款买了一个50多平米的小户型房子。

这时,毛兴洲已经升任为华南二区(分管东莞、深圳等地)的营运副经理,因为是老乡的关系,我们平时更是称兄道弟。2006年9月的一天,我跟毛兴洲一起喝酒时,他问我:“你知道蔡董事长和老婆离婚的事吗?”我笑他八卦,他却说:“这怎么是八卦呢,这关系到在这家企业谁说了算的问题!说得更直接点,这关系到咱们以后能否站好队,跟对人;关系到咱们在这里的前途!”

这时我才知道,“真功夫”这些年虽是蔡达标负责全局,但他只占公司25%的股份,他老婆潘敏峰拥有25%,另外50%则是潘宇海所有。蔡达标和妻子离婚后,潘敏峰放弃了她25%的股份。现在,蔡和潘各持有50%的股份。

2007年初,蔡达标提出上市规划,并接受风投公司3亿元的注资,这样一来,潘宇海和蔡达标手里的股份各减持为47%,风投公司占6%,企业性质由私营变成中外合资公司。蔡达标出任总裁兼董事长,潘宇海任副董事长,周明退出了董事会。

后来,“真功夫”在北京、上海相继开分店。这时,在毛兴洲的提携下,我升为了华南一区营运督导,管辖广州的6家分店,并兼任华南区训练督导。工资也涨到了4000多元。可我没想到,随着自己在“真功夫”职位的提升,我明显感受到了来自职场站队的压力……

2007年10月,职业经理人洪人刚空降至“真功夫”,出任公司财务总监兼副总裁。在他的领导下,“真功夫”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改革:餐厅打造QSC(清洁、服务、品质)标准化;员工实行PTC(员工每小时交易次数)等管理。

洪人刚的出现,直接挑战了周明在公司的地位,不久,他们不和的传言甚嚣尘上。 毛兴洲私下跟我说:“我是周总一手提拔起来的,咱们一定要力挺周明啊!”我用力地点点头。

2007年11月的一天,公司会议室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没过多久,潘宇海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原来,蔡、潘二人早就因公司的改革而意见相左。这一次,因为潘总要“给发展部中层加薪”,蔡总在董事会上拍了桌子,并强硬地说:“我说不加就不加!你说了不算……”

这次争吵后,蔡总和潘总的矛盾就在公司公开化了,他们每次见面不到5分钟,准会吵起来。公司很快便形成泾渭分明的两派:一边是蔡达标和洪人刚联合的“去家族化”革新派,支持者多是新晋中层;一边是潘宇海和周明组成的“保权派”,拥趸他们的多是当年一起创业的元老。但没过多久,公司发展部、人力资源部等部门相继空降了几个经理,潘宇海的势力明显被削弱。

这时,周明在公司的决策不仅很难得到执行,还饱受质疑;连毛兴洲在营运部的例会上,都会对周明的决策提出看法;对周明的营运计划延缓执行……2008年春节期间,我还听同事说他去后勤蔡总监(蔡达标的大妹妹蔡春媚)家拜年时,看到毛兴洲在那儿陪蔡总监打麻将,把蔡总监逗得哈哈大笑……

我不解,毛兴洲不是不久前还拍着胸脯跟我说挺周明的吗?面对我的疑惑,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兄弟,此一时彼一时,要学会看清形势!以前,潘家的股份多,话语权大;现在,虽然潘、蔡股份相同,可公司要害部门都是蔡达标的人啊!我们做下属的,除了会做事,还要保证不站错队。周明现在是自身难保,所以,你我也得早做决断……”

果然,没过多久,周明提出了辞呈。2008年5月,潘宇海另外去创办“哈大师”品牌。当初坚定的“拥潘保权派”,走的走,辞的辞,剩下的都被边缘化到后勤部去了。毛兴洲因为转舵快,还提升任华南区(大区)营运副总监。

周明走的那天,我很想去跟他道别,可权衡半天,我还是没有勇气上前。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也第一次看到了职场斗争的残酷性。

不表态 用这招混职场这需要勇气

2008年9月,我儿子出生了。由于双方父母身体都不好,妻子不得不辞职回家照顾孩子。全家都靠我这份工作,因此我工作更加卖力了。

2008年12月,“真功夫”的米饭年度销量突破5000万份,分店达到300家。在公司年会上,蔡达标还宣布了2010年公司上市的雄伟蓝图。更值得高兴的是,我还被提升为训练经理,工资涨到6500元。

2009年的新年后,蔡总和潘总又开始吵起来了。原来,潘宇海希望蔡达标兑现对“哈大师”5000万元投资的承诺,可蔡达标说“暂时没钱”。为了报复,潘宇海到银行声称“两大股东有矛盾,贷款有风险”,把蔡达标谈好的一笔亿元贷款给生生搅黄了。愤怒的蔡达标立即让IT部门将潘宇海的OA系统注销,并取消了潘宇海在公司的批阅权……

不久,蔡达标的前妻潘敏峰(潘宇海的姐姐)的加入,让这场争斗达到白热化。2009年3月31日,一个自称蔡达标总裁“二奶”的贵州女子,在广州街头开“新闻发布会”,称自己在2000年为蔡达标生下了儿子,蔡达标现在不付抚养费!得知蔡达标竟然有个9岁的私生子,潘敏峰愤怒地站出来,宣称:“状告蔡达标重婚罪,讨回属于自己的股权。”

潘宇海继续向蔡达标发难,7月,他向法院起诉,“真功夫”不履行公司股东知情权,并要求公司交出财务报表和会计凭证等,以备自己查账。

在几个月内,蔡达标要应对“私生子抚养案”、“重婚案”、“知情权案”,我们这些员工都不禁为蔡达标捏把汗。不仅如此,各餐厅营业额的下降和人员流失严重的事实令高层深感不安。

为了扭转局面,洪人刚制定了12大系统管理方案。比如:对每个人每天工作量进行严格控制,并化装成顾客秘密调查餐厅服务员态度等。可是,这些措施效果不仅不明显,而且还让下面的员工怨声载道。连敏感的毛兴洲私下都忧心忡忡地跟我说:“要是潘家姐弟联手,蔡总这次凶多吉少啊!到时,咱们眼睛又得擦亮点了……”

从2009年8月开始,“董事会不满蔡达标丑闻缠身,潘宇海即将上位”的传言四起,公司人心惶惶,前几天还在公开骂潘宇海的几个经理都不做声了。

一天下班下起了大雨,在一个酒店门口,我看见毛兴洲从一辆奥迪A6车上下来,接着他迅速跑到前面,毕恭毕敬地打着伞,迎出前排坐的人,全然不顾自己半边身子在雨里。我定睛一看,他迎出来的竟然是潘国良(潘宇海的堂哥,曾任“真功夫”公关部经理),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几个分区营运部经理。

他怎么和潘国良走到一起了?我心里充满了疑惑。一天,我实在忍不住,问毛兴洲是怎么回事,他一愣,赶紧小声地对我说:“兄弟,既然你看到了我也不瞒你了。据可靠消息称,蔡总官司不断,最近业绩大幅下滑,又恰逢董事会改选,所以潘宇海上位的可能性极大,公司许多人都在和潘家套近乎,你现在不表态,等大局定了,一切都晚了啊!”

看我惶恐的样子,他说:“你好好想想吧,今晚公司几个中层和潘国良经理有个饭局,有时间就过来吧!”接着还把饭店名字告诉了我。

毛兴洲一向机警,会审时度势。他的话不无道理,只是吃饭事小,站队事大。这天晚上,我盘算着潘、蔡二人到底谁的胜算大?股份、权利……可掂量半天,我还是不知道自己该站那边!无奈之下,我甚至掏出钱币掷正反;倒出牙签,数单双……妻子看我行为怪异,一脸神情紧张的样子,于是把儿子放在我旁边,想逗我开心。谁知烦躁的我一挥手,竟失手将儿子推倒在地,他顿时大哭起来。妻子看到这个情景,抱起儿子,责备我:“你成天忙工作,从来不管这个家和儿子,回到家,也没个好脸色。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被妻子数落得头脑发涨,心烦不已,和她大吵起来。

经过妻子这一闹,我突然清醒了:为什么要站队?我踏实做好自己的工作比什么都强……于是我决定“静观其变”。毛兴洲得知我的决定后,直摇头,他说:“兄弟,勇气可嘉!”

2009年8月12日,潘国良手持一份潘宇海委任潘国良为总经理的委任书,带着十多名年轻男子来到“真功夫”门口,要进来上班。蔡总的助理丁迪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通知安保人员,将他们挡在外面。两边的人在“真功夫”门口对峙着,严重影响了公司正常运转。很快警察赶到了,记者们也蜂拥而至。

最后在警方的协调下,潘国良带人离开了。 潘家强硬的“夺权”行动,很快以失败而告终。可两大股东股权的斗争一经曝光,“真功夫”上市的进程只能搁浅。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大家都以为董事会改选,潘宇海会赢,可没有想到,潘宇海的目的是阻止公司上市。这下,一些中高层都傻眼了,毛兴洲发现自己这次竟然站错了队!他懊悔不已地对我说:“我这次该学你,按兵不动啊!”

接下来,在大会小会上,毛兴洲对洪人刚言必称“洪总”;见到丁迪助理更是嘴巴抹了蜜,见缝插针地奉承几句。我还听说,他参加了蔡春媚总监家的郊游活动,为一家老小当免费司机……

后来,公司要“真功夫”职员签“谴责书”,严厉谴责潘宇海的行为!这无疑是让我们公开支持蔡达标。毛兴洲第一个站出来响应,积极地签名,并动员手下的员工都签名。我知道签了这个名,就是白字黑字表了态!形势所迫,我也不得不在“谴责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经过这么一闹,“真功夫”上上下下开始换血。看着身边多出的新面孔,我心里惴惴不安,生怕自己出现在辞退名单上。毛兴洲更不用说,每天竖起耳朵,诚惶诚恐地四处打听消息……2009年11月,毛兴洲还是出现在辞退人员名单中。得到这个消息,我心里非常难过。这天晚上,我约他出来喝酒,想安慰他几句,几杯酒下肚后,毛兴洲长叹一口气:“兄弟,我终于解脱了,再也不用他妈的绞尽脑汁站队了……”

不久,我竟然升了一级,做了华南一区的营运副经理,工资涨到7500元。升职了,我却没有一丝喜悦,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恐惧。

不站队就要做提心吊胆的“夹心饼”

2011年3月17日下午,我和督导刚从下面一个店面巡查完回到办公室。只见几个身着制服的公安进来,接着他们带走了相关的财务单据和材料,随后蔡达标总裁、助理丁迪、副总洪人刚等都被带走。现场的同事都神情紧张,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后来,有消息传来,是有人举报“真功夫”管理人员存在侵占公司财产的问题。与此同时,警察也搜查了东莞的后勤总部。

尽管法务部经理涂晓翔出来辟谣:“是后勤集团涉嫌收受回扣的问题,蔡总、洪总等只是去协助调查,问题不大。”可大家都知道,这些年掌管采购和后勤的是蔡达标的大妹妹蔡春媚,她的身份特殊而敏感,蔡达标脱得了干系吗?

一时间,各种传言都出来了:蔡春媚总监失踪了;蔡达标董事长在调查结束后潜逃了;潘宇海马上要来主持大局……大家都人心惶惶。

3月19日,潘宇海一大早来到“真功夫”大厦,他微笑着和员工打招呼。接着,在单位内邮,我们都收到潘宇海发出的安抚信。信中称,根据公司章程等规定,在蔡达标不能履行职责时,由公司创始人、第一大股东和副董事长潘宇海代为主持公司的全面工作。

这封信无疑是告诉我们,真功夫现在的老板是潘宇海。由于几天没有董事长,公司许多重要文件都无法执行。这时,市场部的职员方丽有一份加急的文件要给董事长签,谁知她刚给潘宇海签好,蔡达标的小妹妹蔡春红便拿着一份“委任书”出现在总裁办公室。

她厉声对方丽说:“我才是董事长,你怎么把如此重要的文件给外人签?”接着,她命令人力资源部立即解聘小方。方丽顿时傻了眼,哭着跑开了。

一下子出现了两位董事长,真假难辨!大家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在这时,两位董事长的人为了争夺公司的公章、公司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章等重要证件,在总裁办公室大闹起来……后来,他们甚至为了争夺总裁办公室,两派人员又在公司发生了冲撞、封锁的斗争。

由于中外合资企业董事长认定的法定程序较为复杂,连董事会一时间都无法确认谁是董事长。可怜的我们,站在这两大势力中间,茫然不知所措。

就在潘、蔡两家大人斗得难分高下时,3月21日凌晨,蔡达标20岁的女儿蔡慧亭通过新浪微博声援父亲,她还爆料可怜的母亲被利用;舅舅拿了爸爸4个亿等惊爆消息。这则消息令我们都大吃一惊,事情发展越来越复杂。连女儿都倒戈声讨母亲和舅舅了,潘宇海这个董事长的位置能坐久吗?

就在我心存疑虑时,潘国良总经理代表潘宇海请几个中高层去酒楼吃饭。在饭桌上,潘总经理诚恳地请求在座的诸位能和“真功夫”共度时艰。

这边饭刚吃完,在回家的路上,我就接到蔡春红秘书打来的电话,她要我火速回公司,有事处理。等我急忙赶到公司时,才得知,蔡春红让我签联名“谴责”信,谴责“潘宇海一方干扰公司正常管理,致使公司陷入危机。”

又到了“站队”的关键时刻了。拿着这张薄薄的纸,我的手却似千斤重。这时,我看到有同事在抱头扯头发,面色凝重。我知道,大家都在纠结该站哪一边?

那天在回家的路上,我的电话不时响起。有探口风的,有许诺要共进退的……

回家后,我把自己关在书房,一根接着一根抽烟。上网查潘、蔡两家争斗的相关报道,画潘蔡两家优劣图……想从中能找到“队伍”。可嘴都抽麻了,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该站哪派!

折腾了半宿,我终于在疲倦中睡去。梦中,我发现自己站错了队,被裁掉了,房贷没钱还了,孩子没奶粉喝了,一家人在广州街头无处落脚……惊出我一身冷汗。醒来后,发现时间不早了。

这天,我故意磨蹭,很晚才到公司,因此错过了联名谴责的机会。后来,我得知公司有近27位中高层都签名了。我没签,自然就被“拥蔡派”抛弃了。更可悲的是,那天参加潘总宴请中,就我一个人收到电话后赶了回去,参加了蔡春红的“谴责”决议会……

想两边都不站,这下可好,我成了夹心饼,两边都不讨好!看来,必须站队!可选择哪队呢?

这时,蔡春红在媒体发表了“真功夫”中层谴责信;潘敏峰就在报纸上发了一封“蔡达标,你什么时候才肯放手”的声明。

除了纸媒,微博也成了潘、蔡两家争斗的战场。公司同事也分成了“蔡粉”和“潘粉”,微博也成为职场的风向标。

4月3日,传言蔡春红正在积极筹划开董事会,罢免潘宇海的董事长职务。

4月11日,潘敏峰的微博,公布一份“真功夫”的内部密件,显示蔡达标用签订虚假合同、虚开发票、关联交易等非法手段从公司窃取财产……

情况随时都在变化,各种消息满天飞,一上班,我就开始焦虑,今天会有什么事发生。为此工作、生活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虽然下面的各家店还在继续营业,可是大家也都是人心惶惶,不知道“真功夫”会走向何方。

2011年4月22日,经广州市公安机关侦查后,证实蔡达标等人涉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等犯罪行为,对其执行逮捕。消息一传开,上下一片哗然。不久,潘宇海董事长正式接管了“真功夫”。一份新的任免名单出来了,对包括总裁办负责人、安保经理等16名中高层进行了任免。

现在公司里陆陆续续进来一批新人,运行渐渐走入正轨,工作也恢复了忙碌状态。可我的心里却每天都提心吊胆,不知道下一个解聘名单中有没有我?担心“内讧”再卷土重来;每天做梦都是在抓阄“站哪一队”……

【励志锐评】中层站队,在“中国式企业”中十分普通,考验着一个人的职场智慧。在2010年的8月,中国最大的家电销售商国美电器,也因为集团内两位强势人物陈晓和黄光裕,为争夺公司的控制权而展开权利较量,和“真功夫”搞“签名谴责”不一样的是,国美是在内部开会,通过随意点名的方式,直接要高管在会议上明确表态支持哪一方!

这几年,随着国内民营企业的壮大发展,因为控制权而展开争夺的案例时有发生。“傻子瓜子”的兄弟反目;“三株口服液”父子间纷争……最终因为一个控制了企业,一个遭排挤,发动“内战”。而在“内讧”中,中高层的站队尤为煎熬。

身在职场,谁都希望有一个可以依靠的靠山,这是职场政治带给每个人的心理压力。正因为处在这样一个格局中,你想做独行侠,不拉帮结派,保持中立,冷眼旁观都不行。不然,你一个人就会被孤立。为了生存,职场中人不得不学会如何站队,俗话说“低头拉车,抬头看路”会埋头工作,也要跟对人,才是职场上策!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