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04-05 17:18:34 阅读: 来源:铸造厂家

媛媛心急如焚,火急火燎赶至狩猎场,果然见安亲王坐于马背,身后跟着一批人马,最前面有只白色小狐狸,似在引路。

那小狐狸头上贴着一张符咒,那符咒上画满了红色符语,竟在刻意将它打回原形,小狐狸四肢绑着铁链,那铁链太过沉重,加上奔驰太久,四肢已破蹭破,雪白的狐狸皮毛上沾满了斑斑血迹。

小狐狸垂着头,表情十分痛苦。二条细弱的白尾,有气无力地耷拉着。

原来它已长起二尾,这孩子还是有天份的。

媛媛不免有些激动。

再望去,小狐狸所到之处,百兽林立,只待安亲王一一擒之。

大到老虎狮子,小到兔子毫猪……无一能幸免过的。

媛媛瞧着心疼,她早该料到安亲王不会有这般好心,会收个义子,只怕是为了掩人耳目,背地里干些让人不耻的勾当。

这三年,孩子怕是在他那受了不少苦!

她心里万分惭愧。

那些兽类中自然少不了同类,那都是些尚未成精的低级狐狸,它们被擒去后扒了皮毛,制成一件件裘衣,那个死状,惨不忍睹。

隐约地竟瞧见一个个冤死的狐狸魂魄,冲她哭叫。

媛媛有些气急败坏,孩子犯了错,她自然难逃责任。

她落在一棵大树上,居高临下望着底下。

安琥隐约地嗅到了她的气味,不觉一怔。

狐狸对气味敏感,尤其是灵狐,对自己家人气味更是敏感。

安琥不由昴起狐狸头朝树上张望了来,见一只九尾白狐立于树梢间,两只狐狸眼隐隐含泪。

仰天一啸,林中百兽顿时一阵惊慌乱窜。

安亲王的马受了惊,驼着安亲王迅即窜了出去。

安亲王意识到林中气氛不对,他是纵马高手,突如其来的变化,怎能让他瞬间失控,手中缰绳勒紧,马迫于停下。

一个纵身他下了马,寻着安琥来。

缓缓见众人走远,翩然落地,步至安琥身旁唤道:“孩子!”

大小狐头贴合,相互亲呢地摩蹭。

突然一阵笛声响起,一青衣老道领着一群道徒,从林中窜出,他们各守一方,堵死了八门,组成一道阵法。

母子俩心受一惊,不得不分开。

瞧着眼前的青衣老道,媛媛一双狐狸眼清光冷冷。

这青衣老道她认得,若干年前,曾来狐洞盗取天机草,她当时还是个狐狸娃,却与他大战一场。

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老道依旧死性不改。

这青衣老道本体为一只山蟾蜍,终因机缘巧合偷食了一枚朱果,化为人形。

如此得之不来的机缘,他本该好生珍惜,可他却借此四处收取游魂鬼魄,练就一身邪功,为害四方。

媛媛此时已得仙体,修得九尾,虽然功力才恢复三成,但对付这青衣老道不在话下。

她掐了个法诀,揭开安琥头上的符咒和铁链,接着狐影一晃,化身为人。

白衣猎猎,素指纤纤,眉目如画,杏目粼粼。

安亲王瞧得呆了,这样的美人他还是头回遇见,不由口水直流,冲着那老道说:“本王要活的!”

媛媛冷笑,白光一闪,长剑持手。

“你这狗王!今日我要替天行道,将你诛之,让世间从此少了一祸害!”

安亲王被她斥得吓了一跳。

然而美人生怒,也还是美的。

风流之性难改,竟拍手笑着说:“够火爆辣味!本王越看越喜欢!本王流于花丛多年,还从没碰过狐仙,不如今日从了本王如何?”

媛媛哪经得起他这般调戏,美目森寒,剑锋直朝安亲王刺去。

那青衣老道这些年仗着安亲王为非作歹,见自己的主子有难,飞身挡来,大喝一声:“摆阵!”

那些青衣道士依次在八个方位舞剑摆弄,顿时乌去翻滚,天雷隆隆。

“诛妖阵!”媛媛大吃一惊,没想到这老道竟弄了个这么个东西。

天雷是挺厉害,而她已度劫成仙,这天雷于她不过是挠痒。但安琥不行,尚且灵智未开,天雷之下定受重创。

媛媛素指一伸,将安琥拢进自己设好的结界中。

飞身入阵,长剑连挥,剑光飞逸,剑气潇潇。

所到之处风啸怒怒,那些道士一一被剑气所伤,震离八门,只留青衣老道一人仍在原地施法。

那老道见诛妖阵困不住媛媛,不由心忧。

手中命符连挥,结界中的安琥痛苦地翻滚起。

媛媛见状不得不停手,娥眉一蹙,大喝一声:“住手!”

老道呵呵大笑,他等得就是她乖乖投降。

“要怎样才肯放过他?”媛媛瞅着正在痛苦挣扎的安琥说。

“把内丹交给贫道!”那老道拈起胡须说。

媛媛轻笑:“真是贪得无厌,只怕我把内丹给你,你也消化不了!”

安亲王见自己还没开口,那老道就先自己一步,心里着实不悦,笑嘻嘻地说:“本王要那内丹无用!只要美人你从了本王就是!”

“荒ying无耻!”媛媛白了他一眼,玉牙紧咬。

安亲王可真够花的,对于她一个狐类,居然也敢动这心思,他就不怕自己吸干他的精血,让他精毁人亡么!

可是安琥在他们手中,媛媛暂且只能低头。

瞧着安亲王,又望望那老道,说:“你们俩谁说话作数!”

“当然是贫道!”

“自然是本王!”

两人同时回应。

安亲王见老道又抢了自己的风头,脸色一冷:“混帐!反了不成!来人将这老家伙拿下!本王就不信他不服!”

那老道不过是蟾蜍所化,除了会些旁门左道之术,功力并不深,而安亲王身边的个个是大内高手,若真动起手,老道未必占得上风。

那老道倒也耐得住性子,摆出一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的架式,被安亲王的随丛带了下去。

安亲王见无人干扰自己乐得眉开眼笑:“美人可还满意!”

满意?

媛媛盈盈浅笑,身影一晃,已飞上天,一手接过结界里的安琥消失不见。

安亲王眼睁睁看着媛媛和安琥消失,焉知自己上了当,气得直跺脚。

分明就是到嘴的天鹅肉飞了,多怪这只死蟾蜍。

安亲王脸一板,踹了老道一脚。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明日还有一章,这故事就结束!今天就此吧,喜欢的亲记得收藏啊!

赛尔号星球大战九游版

神曲世界手机版

一骑当千2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