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04-05 18:56:18 阅读: 来源:铸造厂家

黑影人已忍无可忍,只听他说:“交出内丹,饶你不死!你可回青埂峰继续修行,不出千年,定能修成正果!如若不然,休怪我!”

他身边的猫跟着龇嘴大嚎。

倾刻间,猫叫声四起,直击耳鼓。

那猫叫声让青蛟头疼不已,此时的她已完全没有之前那般嚣张。

只见她捂起耳朵不停地摇晃身躯,身后不时拖着一条绿色长尾,尾上绿莹莹的鳞片借着月光隐隐生辉。

我想起,陈建辉曾说过,四姨太怕猫,如今看来确有其事。

天上乌云齐聚,不知何时月亮已不见,地上黑压压一片,唯有疾风呼啸。

我倒不是怕猫,只是这黑猫的叫声不太寻常,这一会,全身上下说不出的一种难受。

我只能蹲在地上,隐隐觉得鼻上火辣辣的,伸手一摸,竟流了鼻血。

那黑影人见了,身影一晃,转眼到了我跟前,轻点脚尖,带着我飞上了天。

这次我居然瞧清了他。

眉目如画,面若秋月, 当真是美,却无半丝阴柔。桃瓣一般的薄唇此时正含着几分笑意。

我想我是见过他的,或许在那数不清的梦里。

他的装束是这个时代的,上好的云锦马褂上绣满了祥云纹,从绣工到面料都十分考究。唯一让我摸不准的,他真与陈建辉有几分相似。

“你不会是另一个陈建辉吧!”我望着他说。

“你说是,便是!时辰不多了,待我拿回元丹,一切便知晓!”

我想问他元丹是个什么东西,冒似只有妖怪才有那玩意,难不成他是妖怪?

所有的话到了嘴边,却被他的一根手指制止。

“不许再多问,在这等我!”他抛出一句后,将我放下,随后翩然而去。

我望着四处竟不知到了何处?

风声依旧呼呼,而我却感觉不到。

或许在一间密不透风的屋子里,或许在一个无底的大黑洞……

眼前没有半点景象,我摸索着,寻到块石头坐下。

那石头光滑如玉,隐隐有些熟悉。

不知那边的战况如何了?

那猫叫声仍旧。

鼻血已止住,血腥味仍在。周围的空气有些稀薄,不免让我又咳起。

这一咳,比以往都来势凶猛,几乎要将心肺全咳出。

不是说我思虑多泪么,可自打回来,已显少流泪了,这咳血病怎么还犯?

我察觉死亡正一点点接近,却又那般的不甘心。

大概是咳累了,不时起了睡意,便靠着石头睡去。

迷糊中,觉得脚下有风,低头一瞧,只见一朵朵白云浮在在脚边。

白云移去不时露出“青埂峰”三字,我恍恍神,似乎又回到了几天前的梦里。

我记得自己的手臂被那青蛇咬了一口,心捏得紧紧,抬头时,竟见那蛇就在眼前。

它的身躯已盘成几圈,大概是盘得久了,已现石化。

巨大的蛇头高高仰起,成抬头望月之姿,一条鲜红的芯子不时往外吐着,血腥的让人惊心。身下的那条绿尾,隐在沟壑溪水中,不仔细瞧以为一棵苍天绿树。

青蛇开口说,万年前,她误吞了补天石,以为能增长修为,早日修成正果,孰不知,那补天石不是一般之物,它居消化不了,反倒被补天石的灵气所伤,被定在青埂峰半丝不能动弹,据说唯有服下绛珠草汁才能释放被天石中的阳元,将它消化,如今机缘碰巧,我自动送上门,它是无缘如何不会放过我。

我逃,可惜我只是株草,一株尚未修成人形的仙草。我没有人那样灵便的双腿,每挪一寸都那样的伤筋动骨。

好在那蛇被定住了身躯,只能扛着蛇头朝我乱咬,我左闪右躲,还是失了半片叶子,失足滚下了青埂峰。

我带着伤残的灵魂去了趟人间,可惜究竟魂魄不靠实,还未来得及认出转世的灵石便一命归天。

我终是伤心的,一直在地府苦苦等他,而他始终未出现。于是我又上天求神王,他许我再去世间走一遭,所以便有了今世……

醒来时,泪如泉涌,神魂瞬间清明,隐约感觉自己便是那株下世寻人的绛珠草。

我继续咳着,知道自己时辰已不多,若这世再认不出他,我便自毁神魂,消迹于尘世。

该怎么办?

我扶着石头坐起,大概是神魂已清醒,我已能看清周围。

我确实在一个山洞里,四周的石壁与青埂山很相似,我想我是回到了青埂山。

轻轻一挥手,瞬间走出山洞。

“青埂山”三字还在,唯有那条青蛇已不知去向。

原来是我将她放走的,才使世间生出这么多灾难。

我心里难受,对自己的罪孽耿耿于怀。

飞身赶去,世间依旧一片漆黑。

那一人一猫依旧在战斗着。

青蛇立于天地间,宠大的身躯似要将天空顶出窟窿。

我瞧见青蛇腹部有东西在闪烁,那光七彩夺目,可不就是灵石么!

原来他真在那。

我不顾一切飞去。

却在半途中被那黑影拦截,“你倒清醒不少!不过这事你无须再插手了!”

“你无权干涉我!”我挥开他,此时的我已恢复仙身,挥出的掌力连他也挡不住。

我飞到青蛇对面:““青蛟!这一切都因我而起!今日就让你我做个了断!”

“呵呵!有多少能耐尽管使出来!”青蛟冷笑,摇晃着巨大身躯,不时又将身躯扩大。

我蹙紧娥眉,望着她急剧暴增的身躯,纤指一屈,长剑在手。

纵是死,我也要救他!

我持剑杀去,终究因为个体相差悬殊,处于劣势,被青蛟的蛇尾扫出几丈。

我本就神魂受创,这一战又是拼尽全力,坠落时,心口生痛,尽大口吐血。

那黑影飞来将我扶住,冲着身旁的猫说:“夜魂,就看你的了!”

黑猫“喵喵”地叫着,身躯逐渐增大,直至与青蛟个头差不多才停止。

我以为那猫会直接咬开青蛟的蛇腹,直接了结她,哪知那猫却悠闲地围着青蛟打转,一双绿眼早已生红,嗜血淋淋地盯着她叫,如同要将青蛟的蛇魂吸出。

天上不时飞来无数道白光,那白光纯净圣洁,竟是一只只被操度过的灵魂。

这些魂灵有些我认识,他们生前曾是督军府的下人。

我想这些人应该都是被青蛟害死的,如今寻仇而来,威力自然是强大。

其中有一个魂灵飞得极低,正朝我而来。

我一瞧,竟是我这世的母亲。

---- 作者寄语:今日有事更晚了!故事未完,待续!明日要回家,可能要晚上发了,在此祝亲们周末快乐,也请各位谅解!

指点江湖游戏下载

时空猎人多酷版

刀剑少女2无限钻石金币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