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04-05 19:23:27 阅读: 来源:铸造厂家

李琝志将韩黛抱上床,替她掖好被角,依依不舍地望着她,最后实在舍不得,便和衣躺在她身旁。

白日营里事多,他一上床就睡着。

睡着睡着,韩黛突然翻了个身,像只猫一样直往他怀里钻,半梦半呓,也不知在说什么?

李琝志本就见美人在怀只能看不能吃憋得难受,这会见她主动送上来,所有的控制力轰然倒塌。

一个反转将韩黛压至身下。

韩黛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此时的李琝志竟是难得的温柔,两人前所未有的和谐。

第二天韩黛醒来已近午时,全身酸痛得紧,适才想起昨夜,瞧瞧身上的吻痕,不免羞得慌。吴婶见她醒了,取了衣服给她。见她羞答答地,不由笑道:“大帅走时说,昨晚累着夫人了,所以唤我们不要吵醒夫人!”

韩黛闻之一怔。

他倒是会说话,这种事明明累得是他!他这样说,不觉羞死人么?

“几时了?”韩黛瞧着窗外的日头说。

“快午时了!夫人梳洗后便可吃饭!”

韩黛点点头,见梳妆桌上搁着一只大红色锦盒,锦盒上刻着繁复的龙凤呈祥花纹,不由说道:“盒子可是大帅让人送来的?”

“回夫人,正是大帅让副官送来的!”吴婶不敢隐瞒她。

韩黛朝锦盒步去,抚着盒上的花纹,不免更加怀念韩欢妍。

吴婶自然也认得这只盒子,劝她道:“妍夫人在时,也总喜欢这般抚弄着盒子!起先我不明白,这会见夫人这般,便知是想家了!”

吴婶一说,倒让韩黛心里一抽。

她哪里敢想家?再说父母兄姐都死了,韩家也只剩下她一个,那些韩家的旧部早归了李琝志麾下,她哪里还有什么家!

吴婶见韩黛情绪不对,知自己说错话了,赶紧纠正说:“瞧,我都忘了!大帅府便是夫人的家,都天天在这,还想什么?”

韩黛见她前后说法不一,勉强笑着说:“谁都有家,怎说忘就忘!”

说时眸中含泪,情绪低落到谷底。

吴婶见自己的话勾起了她的伤心,不免有些过意不去:“夫人在此等着,我去给您打水洗漱!”

韩黛没应她,依旧抚着首饰盒发愣。

待吴婶回来,她已将头自己梳理好,之前那股不悦似乎已不复存在。

吃过午饭,韩黛寻个理由遣走了吴婶,找到之前那把钥匙将韩欢妍的首饰盒打了开。

盒里装满了珠宝首饰,看起来没什么不同寻常,只在那盒底压着一个锦袋。

那锦袋薄薄的,明明不大,打开来,竟装着一件做了一半的孩子内衣。

内衣上的针脚线缝合的不太细密,瞧得出这人并不善于做女红,却硬花了心思在这衣上。

韩黛的心瞬间被提起。

这针脚她是再熟悉不过的,分明是韩欢妍的。韩欢妍要小就不善女红,父亲总说韩欢妍不学好,可除了女红,她什么都学得好。

韩欢妍长韩黛五岁,出嫁那会却亲自给韩黛绣了个荷包。

韩黛找出那荷包一对,针脚果然一模一样,不觉眼眸一涩,泪水哗哗直落。

她越来越对韩欢妍的死起疑。

难道姐姐当时怀孕了?可是那孩子呢?怎么从没听人提起过?

想到这,韩黛隐约觉得这里面有事被人瞒着,不由取出那块怀表,反复摩挲。

细一想,竟是一身鸡皮疙瘩直起。

这孩子莫非是这个叫轩的人的!李琝志得知后杀了姐姐和她的孩子,然后对外称姐姐是病死的!

韩黛一番推理倒是很有逻辑。可事情究竟怎样,还得问李琝志才知。

没等李琝志回府,韩黛就唤人送她去军营。

她要找李琝志当面问清,不然她一刻都坐不住。

想想姐姐死了这么多年,直到今天才让她找到点眉目,她如何能放弃。

李琝志正在与幕僚们商谈南下战略部署,听副官说韩黛来了,不由一怔,小声回说:“让她先等着!”

韩黛在大厅里等了又等,直至幕色落下,营房里亮起了盏盏黄灯,她失了耐心朝会议室探了探头,见李琝志依旧坐在主位上,表情严肃,底下的幕僚们开始交头接耳,似乎商谈的结果并不尽人意。

李琝志本还在沉思中,见韩黛等不急地探头望来,冲众人说:“先到此吧!”

说时推门朝韩黛步来,见她一张俏脸苍白,魂不守身的,一把攥住她冰凉的手道:“什么事不能等我回去说?”

韩黛见他一脸疲惫,想好的一肚子质问他的话,这时却半句说不出,抿抿嘴说:“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

这本是无心说出的话,听在李琝志心里像是灌了蜜,整个人都精神了几分。

攥着她的手说:“饿了吧!走,带你出去吃点东西!”

李琝志转身换了身便服,这次穿得是一身青色长袍,没了那身军装,整个人也变得斯文,加上他本就长得白晳秀气,倒有几分公子如玉的感觉。

韩黛穿着宝蓝色大襟裙,倒与他的长袍相衬,两人没叫上司机,李琝志自己驱车带着她去了车水马龙的街口。

车子泊在巷子口,两人步行着进了一家餐馆。

李琝志知道韩黛喜欢吃馄饨,便替她点了碗鸡肉香菇馅的。

李琝志记得韩黛的母亲是吴苏人,吴苏地处江南,那边有过生日吃馄饨的习惯。

李琝志还知道她打小就失了母亲,每到生日,就会吵着要吃馄饨。偏偏韩家在北方,家中下人只会做水饺,小时候的她,每到生日就在家里哭闹。

待馄饨端上来时,韩黛愣了愣,瞧着一旁笑盈盈的李琝志有些惊奇。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其实她以前是挺喜欢吃的,自母亲过世后,便再没人给她包馄饨,她闹腾几次也就忘了这事,这些年再没尝过,如今一碗馄饨摆在她眼前,倒叫她热泪盈眶。

李琝志将汤勺递给她,安慰她说:“吃吧!再不吃要糊了!”

韩黛接过汤勺拨弄起,捞起一只浅尝一口。

这馄饨虽不是小时候的味道,但许久不尝倒也让她吃得挺香,不一会一碗馄饨见底,韩黛满意地打起饱咯。

本以为晚饭后两人就回府的,李琝志却心血来潮带她上山看星星。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追此文的亲明天下午三点左右再看哈,本人周六周日有事,要到下午才回来,各位见谅!今日到此!

剑雨幽魂老版本

龙城圣歌安卓下载

彩票走势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