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04-05 20:10:10 阅读: 来源:铸造厂家

韩黛心里乱作一团。

“你有把握信得过我?就不怕李琝志起疑么!”

“夫人想反悔了?”常楚警戒起。

韩黛闻之心一颤。

她的心思尽被常楚摸个正着,不免对常楚很是反感,唇皮一咬道:“这个,恕难办成!你何不干脆直接拿我当人质,看李琝志会不会与你妥协!”

“夫人是聪明人!难不成真想弃李督军而去!”

“我弃不弃他,干你何事?”

韩黛有些气恼,此人心计了得,竟从她的言词中猜臆她内心所想。这心思若是用在正道上,怕是李琝志那样的人也不定是他的对手,只可惜走了歪路,浪费了那点聪明。

常楚见韩黛生恼,收起匕首说:“看在韩欢妍面上,在下也不想为难夫人!就请夫人替在下备张明晚的车票吧!”

韩黛心中冷哼。

他倒是算盘珠子拨得响,绕来绕去不忘正事。大为不乐,撇撇嘴,“你还没告诉我,我姐姐到底是怎么死的?”

“说不说还重要么!夫人心里不是早就有了答案!”常楚得意地笑起。

韩黛暗自叹息,果然如她所料,姐姐是被李琝志所杀!

报仇的欲望越发滋长起。

幽幽启口道:“明日午时,在此等我!”

“那常某在此恭候夫人!不过常某要奉劝夫人一句,要想报仇,非夫人一人之力能及,夫人若与陆军长来个里应外合,别说替韩将军父子报仇,就是令姊的仇也是手到擒来!”

“这是我与李琝志间的事,何需陆军长来插手!我帮你,不过因为你告诉了我,我想知道的,一物换一物买卖公平,休提其他!”

常楚见说不动韩黛只好暂且将这事搁下,说时望望四处,见无人,便一溜烟地窜出车。

韩黛回到府已是夜幕垂下。

吴婶见她心事重重,以为她是在生李琝志的气,不由劝她说:“这几日营里事多,大帅怕是忙不过来,没空过来陪夫人!”

韩黛瞧着吴婶,见她倒是会察言观色,可惜她会错了意,不免来了兴趣与她闲聊。

“吴婶想必是从大帅大婚时起就跟在大帅身边了吧?”

“正如夫人所言,自大帅娶妍夫人那时起,就被老夫人安排在大帅身边!”吴婶倒也不瞒她。

“吴婶是老夫人娘家带过来的?”

韩黛与她绕绕转转,想探些底细。

“回夫人,我是老夫人的陪嫁丫环,打小跟着老夫人!”

“难怪,大帅素来敬你如同老夫人!今年回新仓,可要请吴婶帮我在老夫人面前美言几句!”

吴婶被她这番客气地一说,不免笑起:“夫人多心了!老夫人又不是食人的老虎,夫人只需像平日待寻常长辈那样待她就好!再说老夫人素来疼爱大帅,只想大帅与夫人夫妻恩爱早点给她生个孙子!”

生孙子!怕是不可能!李琝志这样的人,她是爱不起,也不想爱的!

见时候不早,韩黛懒洋洋地打起哈欠,推说自己累了便上床歇息。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到白日常楚与她说得那些话,更让她打定主意要远走高飞,不过在她临走前,她要为韩欢妍报了仇。

翌日一早,她便借说要去医院看林夫人早早离了府。

那车票她自然不敢亲自去买,李琝志耳目众多,只要她一出现在车站,便会引来众多视线。不过这种事只要肯出钱就有人办。

韩黛中途让司机将车停在药店门口,说是林夫人托她带些当归。

她与药店掌柜一说,那掌柜便知她的来意,趁着找钱那会,将车票夹在钱里塞给了她。

韩黛将车票塞进包,下车时故意将药搁在车上,见了李琝志后又故意说,有东西撩在了车上,寻着空子溜了出去。

从医院出来,她已不敢正面示人,用围巾遮了下半边脸,叫了辆黄包车赶去与常楚约定的地方。

常楚远远地就见她来,不敢像上回那样公然窜出去见她。又担心韩黛中途使诈,丢了性命划不来。

他便装作小贩挑着菜篮从韩黛身旁走过,趁韩黛转身那会,有意撞了下韩黛,将菜篮打翻。

韩黛见自己撞了人,赶紧弯腰捡菜。

常楚趁着这空档,冲她说:“车票拿来!”

韩黛这才听出是常楚,拿出夹着车票的钱说:“对不起!这些钱算我赔你!”

常楚见她早有准备,不觉勾嘴轻笑。

若是这女人与他联手,他就不信搞不垮李琝志。

韩黛不敢多兜留,送走常楚,转身就走。

刚转身,便有李琝志的人寻了来。

见她面色不好,那人上来问道:“夫人怎一个人出来,司机呢?”

那人说时朝韩黛身后瞄瞄,没看见督军府的车,一脸纳闷。

韩黛忙道:“瞧我糊涂了,把林夫人托我买得药给弄错了,这会司机正上药店去换呢!我便借这档子出来走走!”

“现在外头乱着,夫人一个人在外小心着点!”

那人好心提醒她。

“好!”韩黛点头。

她表面看起来镇定,其实说这些话时,心颤微微的,手心早已虚汗淋淋。

回到医院她一直心神不定,李琝志见她老走神,不由搁下手中的报纸说:“常楚那兔崽子倒是得了风声跑得快!岂不知那是我给陆锦轩下得套!说来也奇怪,我跟老林在车站码头布设了天罗地网,他竟还有办法逃离!”

李琝志无意这么一说,听在韩黛心里,却像是拿着个透镜在照她的心底,握着杯子的手抖了抖,差点将杯子打翻。

“黛儿!你今天是怎么了?”

李琝志见她心绪不定,朝她步来,将她揉进怀里,头枕着她的细肩,柔声唤道。

“没什么!就是见你又要杀人了,不免有些害怕?”

“原是这样!我是军人,两手自然干净不了!不过,我李琝志从不滥杀好人!”

这话让韩黛耳根连抽,试探性地接他话:“那我姐姐算不算好人?”

李琝志倏然放开她,瞧着她说:“好好的又提她做什么?”

韩黛见他有意在回避这问题,心里的猜臆越深。

纤指掩在袖中紧了又紧,心里的决心越发坚定。。

这时副官推门步了进来。

韩黛见副官眉头紧锁,不时朝她望了眼,欲言又止地像有话,这表情竟让她莫名心慌。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今日到此了哈!感谢跟随此文,支持此文的亲们!

啪啪江湖最新版本

萌妖传安卓版

泰坦之光内购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