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04-05 20:41:10 阅读: 来源:铸造厂家

周卫晨听青娥此番一说,不时顿了顿。

那舞台中间突然漫起一团烟雾。场景变得奇怪,转眼锣鼓喧天,大有戏目即将开场的阵式。

几阵诡异笑声随之而来,五个白脸女鬼先后从那烟雾里飘出。

那五个女鬼,个个面上戴着张森白面具,素衣水袖翻滚不止,伴着那锣鼓声响,依次舞动水袖,舞姿诡异,表情狰狞,如同地狱来的五个勾魂使者,步步紧冲青娥。

“快走!”青娥推了周卫晨一把,周卫晨这会已被这五个脸谱吓住,失魂落魄地回不了神。

等他回神,青娥已被那五个女鬼手脚架持,押在舞台。

帘幕豁然拉开,一个白发老翁手按一把钢锯,龇牙裂嘴地,直往青娥腰上锯。

眼看着那钢锯离青娥越来越近,周卫晨急得满头是汗,这一急瞬间从梦里醒来。

对于梦中的种种,周卫晨记得特清,陡然翻个身起了床,大步直奔梨园。

梨园里百花逐放,与梦里的萧条场景相比,也不知梦中这事相隔多少岁月。

梨园看似生机盎然,处处一片春光。

花中时不时可见蜜蜂蝴蝶的影子,花团锦簇间,让人仿若进了大花园,而忘了这是一所怪异渐生的戏园。

只是这些花开得生奇,居然前一刻还是鲜红欲滴的,转眼竟全成了白色。

周卫晨站在花丛间,望着离他不远的舞台,瞅着那些在微风中飞舞的布帘,手不时紧了又紧。

只差一点他能就到达那舞台中央,不知怎的,一股股阴气直朝他卷来。

他不时打起寒噤,全身汗毛竖起。

“快离开!”青娥的呼声响起。

周卫晨愣了愣,没想到还能听到她的声音。

心间一紧,所有的不安都放下,一步一步直朝舞台走去。

“不要!”青娥哭喊着。

然而只见声音不见其人。

舞台上弥漫起白雾,数不清的白色花瓣如雪花般纷落,帘布再次拉开,锣鼓声响间,只见青娥一袭绿衣,颤颤微微地站在舞台中间。

水袖一拂,兰指半屈,捏着半截云袖,半遮半掩地轻哼起。

莲步微移,一步一摇舞弄着细腰朝周卫晨步来。

“你来做什么?”青娥咬着戏文半唱半喝地说。

“锵锵……”乐声四作,将的声音淹没。

“今天我一定要带你走!”周卫晨攥住她的云袖说。

青娥娥眉一蹙,身躯一转,和着那锵声,推开他,继续咬着戏文说:“今日不巧,正值奴家shen子不适,公子还是明日再来吧!”

说时水袖连拂,如浪般将周卫晨推得远远。

周卫晨伸手想去勾她的袖子,却时半角都勾不到。

急得他满头大汗,这四周明明没有人,他却觉得有多双眼睛在冷眼望着他们。这些眼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多得让他心悸慌乱。

一声冷喝,只见五张素白吓人的脸谱瞬间窜了出来。

那五人除了脸谱外,腰上还挂着把大刀,刀鞘半敞,森冷的金属光折射了出来,让人见了心寒。

不等周卫晨回应,那五人已站在周卫晨与青娥中间,隔断了两人的路。

周卫晨瞧着天色未黑,不信这大白天的就有鬼出来闹事,手中拳头一紧,直朝面前的五人挥去。

直打得这五人哭爹喊娘,最后扔下青娥逃之夭夭。

“我带你走!”周卫晨一把攥住青娥直往园外拖。

青娥摇摇头:“我的魂魄被困在这!我是走不出去的!除非能找到我的尸身!”

周卫晨咬咬牙瞧着舞台深处,蹙定地点点头。

回到家,他便想着,要如何再进梨园找到青娥的尸身。

家人都以为他疯了,趁他睡着,将他一顿五花大绑。

周卫晨也不知打哪来的力气,居然挣脱束缚,连夜又跑去梨园,借着月色,用锄头将那舞台全部抛开。

果然在那舞台之下埋着大小不一的瓷坛,那些瓷坛里盛满了骨灰。

周卫晨瞧瞧这个,望望那个,不知哪个是青娥?就在疑惑间,一个青色的小坛上刻着个“娥”字,周卫晨心喜若狂,抱着骨灰跑出梨园。

可惜没跑出几步,那骨灰坛里爬出一个青面獠牙的女鬼。

那女鬼身段与青娥有些相似,披头散发间,露出枯瘦空洞的两眼,见自己被周卫晨抱着,苍白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意。

“这位公子,你若能带我走出这园子,我便以身相许了你!”

周卫晨这才发觉自己抱错了坛子,将这瓷坛一扔。

这可惹恼了青面女鬼,她可不想就这样被人丢弃,一阵风似地从地上卷起,直追着周卫晨不放。

周卫晨到底是个血肉凡人,被鬼追着满园子跑,直到天亮时分才将这鬼甩弃,这一折腾累得他坐在地上直喘气。

此时的梨园已被周卫晨全拆去,偏偏他还是未能找到青娥的骨灰。就在他感到绝望时,一抹青影不时飘过,竟是一株被火焰烧焦的绿竹,那绿竹根部虽焦了,但整个长势全好。

正逢阳春三月,万物复生,加上雨水一多,这绿竹大有见势大长,根部已长出嫩枝,只是可怜主根被烧焦,摇摇yu坠的竟让人十分怜惜。

周卫晨朝那绿竹步去,怜爱地抚着它的叶子说:“莫非这才是青娥!”

那绿竹子晃了晃,从芯苔中抽出几片嫩叶,叶上沁满了露珠,晶莹透亮如同少女的眼泪。

周卫晨十分蹙定自己的猜测,拿锄头将这绿竹整株移回家。

春去冬来,转眼又是几个春天,绿竹弃了旧叶,长新根,长势葱翠yu滴,早已不是当初那株病竹,从盆里移到了花埔,转眼生成一片茂密的竹林。

每当周卫晨坐上摇椅望着竹林时,总见那绿竹迎风簌簌作响。绿叶翻倾如海间,一位绿衣少女半遮半掩地伴着轻纱,从那竹中走出。

接着是阵清脆如铃的笑声。

“你未变!我却老了!”周卫晨感叹起。

青娥拂袖轻笑:“你后悔守着这样的我?”

“不后悔!”周卫晨一把攥住女子的纤手,与她十指相扣,两人伫于竹林前。

“卫晨!你该娶妻生子了!”

青娥望着周卫晨逐渐花白起来的头发不忍心地说。

“娶你可好?替我生个孩子?”周卫晨将她拥在怀中说。

青娥嗔笑不语,一手抚着微起的腹部。

---- 作者寄语:本故事完结。喜欢鬼话闲聊系列的亲,请放入书架喔!

惊天三国手游

轩剑世界官方版

悟空传手游私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