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东大葱批发4元斤1年疯涨60倍葱上1斤泥卖2元蔬菜

发布时间:2020-08-14 11:52:02 阅读: 来源:铸造厂家

山东:大葱批发4元/斤1年疯涨60倍葱上1斤泥卖2元蔬菜

“你是来倒腾大葱的吧?”当记者坐着当地俗称“蹦蹦的”的简易三轮车,前往全国最大的大葱集散市场之一——平度市南村镇洪兰中村大葱市场时,开车大爷的一句话让记者仿佛闻到了空气中大葱独有的呛人味。

为了探究大葱涨价的真实原因,前昨两日,记者赶赴青岛周边郊市,在这里,记者看到了一片片泛着嫩黄的小葱,还有一车车运往全国各地的净葱;看到了葱商脸上的笑、菜农脸上的愁、村支书脸上的无奈,还有蔬菜价格异动的“潜规则”。

种葱农民: “大部分人改种其他蔬菜”

标题上这句话出自平度市张庄镇东梁家村村民梁程运之口。

说起大葱来,梁程运难以掩饰自己心里的别扭。“去年可把我们种葱的伤着了。”梁程运指着田边的河沟说,去年四五月份的时候,这条不窄的河沟里,全都是菜农丢弃的大葱,一堆一堆的跟小山似的。“去年大葱最便宜的时候几分钱一斤,卖跟不卖没什么两样的。”梁程运说,去年他只卖出了一亩地的大葱,剩下两亩地里的近两万斤大葱全部翻到地里做了“有机肥料”。“主要是出葱还要花人工,不值当。”梁程运去年平均一亩地亏了600块钱,用他的话说,“我们种菜的就这个样,每年种菜都跟买彩票似的,种对了就多赚点,种错了就赔点钱,各家有各家的想法,谁也说不准明年市场一定怎么样。”

“去年种大葱的全都赔钱了,所以今年尽管合作社一再鼓励种大葱,大部分人还是改种了其他蔬菜,种大葱的田地面积差不多缩水一半,我是因为去年买的种子还剩不少,也想着去年大葱便宜,今年肯定能涨上去,所以就继续种大葱。”梁程运说,从春节之后大葱价格一直在涨,他心里也是很高兴,不少今年没种葱的同乡碰见他时,总会加上一句:“今年发财了啊!”可梁程运说,他其实笑得挺勉强的。“现在我地里的大葱高的也就60厘米,根本没法出葱,现在是干眼馋。”梁程运说,青岛的大葱一般要到清明至 “五一”期间才能长到120厘米高左右,这个时候才可以出葱。可对于两个月之后的大葱价格,谁心里也没有底。梁程运说,现在村里不少人为了趁着高价出葱,把地里一些没长成的小葱硬拔出来,可因为质量不行,价格也上不去。

葱贱伤农。青岛平度地区一直是国内有名的大葱产地,去年的一场“贱价风波”让大葱种植面积明显缩减。如平度兰底镇,今年大葱种植面积减少了三成多。

在蔬菜价格波动幅度越来越大的当下,岛城菜农的日子可以说是越来越不好过了,物价通胀、游资炒作、供需异变,在菜农面前,这些都成为了无法预测的不可抗力。

蔬菜经纪人: “葱上的泥一斤也要两块多”

3月8日中午12点多,记者来到平度市南村镇洪兰中村大葱市场,双盛蔬菜公司总经理王利鸣正忙着筹备货源,下午要发一车大葱到呼和浩特。

洪兰是平度市有名的蔬菜大村,两千多户人,几乎家家都种大葱,如今已经成为了全国大葱市场的重要集散地。说起今年大葱的价格,王利鸣说,之所以短时间内出现异常大涨,主要是因为产地收购价波动剧烈。“现在青岛人吃的葱,大部分都是从上海、杭州运过来的。”王利鸣介绍说,江浙一带的水土和气候非常适合种植大葱,所以这一带已经成为了全国主要的大葱产区。“以前大葱传统产区,比如寿光、平度和章丘,这几年大葱种植面积都在减少,而这个时节,市场上的大葱九成都是江浙一带产的。”王利鸣说。

“上海那边已经连下了四五天雨了,我们这边也有点愁没葱卖了。”王利鸣说,南方大葱出货量大减,他要发往呼和浩特的大葱,还是他借来的。

说话之间,记者走进了王利鸣的蔬菜加工车间,刚落脚就踩了一鞋底的烂泥。“你可别小瞧这些烂泥,从上海运到青岛,一斤也要卖两块多钱呢。”接过王利鸣手里的大葱时,记者差点没有接住,看上去顶多10多斤的大葱却有20多斤重。“你看这一根葱就带一大团泥,光葱根上的这块泥就差不多跟葱一样重了。”王利鸣说,这并非是收葱的人从中作祟,而是最近几天天气不好,当地出葱时难免要带块泥,本来这样的葱谁都不愿意收,但现在大葱紧张,这样带泥葱也卖到了两块多钱。“现在一般是50斤毛葱出差不多30斤净葱。”王利鸣说,折损率高也是今年大葱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我这49吨大葱是刚从上海拉来的,当地一斤葱收购价已经涨到2.14元了,一车路上的运费就要3000多块钱,来到我这里还要去泥去皮,一斤净葱的成本已经是2.4元,我往青岛送葱的价格是一斤2.6元。”王利鸣说。

“去年这个时候,南方拉来的大葱,一车不管是30吨还是40吨,都是2000块钱,连运费都挣不出来。”王利鸣说,当时不少人当着他的面痛哭流涕。而对于今年大葱价格暴涨,王利鸣也没有感觉有什么异常的地方,“现在市场都放开了,价格都是市场定的。”王利鸣说,等过了清明,平度和章丘的大葱上市之后,大葱价格肯定大幅下跌。“到时候你再来看看,肯定还有哭鼻子的。”

村委书记: “无论大涨大跌农民都没好处”

什么叫做“菜到地头死”?“这个蔬菜种在地里的时候,价格出现变化了还好说;但一旦出菜了,都堆在地头上了,是赚是赔老农民就说了不算了。”这是洪兰中村村委书记张功全的解释。作为洪兰蔬菜合作社的理事之一,张功全认为,蔬菜价格涨跌剧烈已经逐渐常态化,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供需变化,农民明显缺乏应对经济风险的能力,即便是依托专业合作社,形成捆绑效应,也难以与市场上的各类势力和各种因素形成对等抗力。“这两年菜价有涨有跌,但无论是大涨还是大跌,种地的农民都捞不着好处,这看上去是个怪象,但实际上来说,一点也不怪。”张功全说。

如何解决“菜到地头死”的难题?对此张功全有自己的想法,“要想提高农民应对市场变化的能力,当务之急就是要增加基层物流和仓储建设,只有这样才能形成缓冲带,将市场价格波动给农民带来的损失减到最小。”张功全介绍说,有了配套的仓储及物流设施,就可以大大缓解蔬菜供需随季节变化而异常波动的情况,也就减小了蔬菜价格的涨跌幅度。现在洪兰大葱市场已形成行业规模,但始终缺乏配套的仓储设备,“大葱本身就是不耐储存的蔬菜种类,没有冷库之类的仓储设备,我们平度大葱市场就很难形成规模。”

[个案调查] 一个葱商的“无奈账”

上一季亏本导致种葱的少了、囤葱的少了 价格涨了销量却减了

3月8日早晨5时许,天还没大亮,抚顺路蔬菜批发市场内已是车水马龙,尉迟衍聪已经带着几名工人在满载大葱的货车前忙活开了,捆葱、称重、下单、搬运……身为老板,尉迟衍聪却显得格外忙碌,一边帮着工人们干活,一边和客户讨价还价。“这本地葱的质量确实一般,但批发2.5元/斤已经不贵了。要不你就拿南方葱,4元/斤。”“现在葱价就这么高,我一斤才赚两毛钱,怎么给你让?”……像这样的话,最近一个月,尉迟衍聪每天早晨不知道要说上多少遍。

曾以分计价的大葱却在今年春节以后飙涨至几块钱一斤,这让倒腾了17年大葱的尉迟衍聪都感觉难以置信。作为衔接产地和零售环节的“倒葱人”,在尉迟衍聪眼里,大葱价格暴涨的背后究竟什么是推手?

大葱收购价猛蹿

“看这一车不起眼的本地大葱,进货价就2万多块钱。要是这么一车南方葱,就得5万块钱。”顺着尉迟衍聪指去的方向,记者看到眼前一辆货车上整齐地堆放着成捆的大葱,这些葱的叶子是黄色的,而且外表沾着很多泥土,很像要烂掉的。尉迟衍聪解释说,这些是“本地葱”,一般产自青岛市郊以及省内,都是去年冬季被埋在地里,原本要等待春暖之时发绿叶后才上市,但如今身价高,葱农迫不及待提前拔出来出售,导致本地葱黄着叶子就上市了。可即便是卖相如此欠佳的大葱,3月8日当天的批发价也达到了2.5元/斤。

尉迟衍聪说,今年春节过后,批发商们像往年一样到市郊去收大葱,却发现价格高得离谱,节前收货0.28元/斤,节后直接蹦到了0.7元/斤至1元/斤,目前地头最低收购价已经到了1.3元/斤左右。

事实上,眼下本地葱的质量并不好,它们主要的去处就是图便宜的饭店及大型消费单位。市场售价高达五六元一斤的大葱基本来自上海、杭州等南方地区,它们的卖相显然比本地葱好得多,价格自然更高一筹,收购价达到2.4元,在青岛的批发价已经飙升至 4元/斤,可去年南方葱的收购价只有0.04元。

利润有限销量下滑

今年大葱涨至历史最高价,很多人都在猜测,中间商的利润有多大,但尉迟衍聪却表示,“倒大葱,去年赔了,今年赚了,但肯定没有暴利。”

尉迟衍聪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前段时间他从南方调了一批大葱,当地收购价那时才1.9元/斤,但雇人装车就要给0.2元/斤的费用,成本就达到了2.1元/斤,运到青岛再加0.1元/斤成本。按照一斤毛葱出70%净葱来算,这时净葱的成本价近3.2元/斤,加上市场费等其他成本就要3.6元/斤,批发价是3.7元/斤至4元/斤,中间利润最多不超过0.3元/斤。虽然不起眼,但尉迟衍聪表示,自己对这个利润水平已经很满意,只是销量差了很多,所以利润总额并不是很可观。“这9吨本地葱,我现在至少得卖上10天。”尉迟衍聪说,价格高了,销量自然滑坡,往年生意就算不好也能三五天卖一车货,现在销量直接减半。

囤葱的今年罕见

尉迟衍聪告诉记者,因为上一季囤葱亏了几万块,所以去年底他压根一点葱都没存。“干了17年,就这一次没囤葱,居然涨到了历史最高价,真是失算。”尉迟衍聪表示,春节一过,他到农村去收大葱时就发现,以前囤葱的中户、大户非常多,但今年却罕见,多数都是一些农户嫌年前价低没舍得卖剩下的一点。

种植面积减少葱难收

大葱量少因而价高。究竟目前大葱数量少到什么程度?

尉迟衍聪指着自己两辆货车上的大葱说,“这14吨大葱是我耗时近一个礼拜、从三个产地拼回来的。”尉迟衍聪称,春节过后,他打遍了以前所有合作过的农户以及中间商,但存量少得可怜,而且排队抢购的批发商多得是。一周前,尉迟衍聪听说连云港那边可能有货,就一头扎了过去,结果一棵大葱都没收着,之后,他去诸城抢到了9吨葱。尉迟衍聪联系南方大葱的 “中介”,结果也被告知“近期没货”。他只能通过关系从寿光倒了一批高价的南方大葱。“3.3元一斤,拉回批发市场就已经3.5元开外了,但就是这么高的价格,我也只抢到5吨。”尉迟衍聪正向记者介绍着,手机响了,有“线人”称胶州有一批大棚的鲜葱,收购价要2元/斤,尉迟衍聪不等对方说完就赶忙接话,“我下午就过去。”

批发户老刘说,前年年底至去年年初,杭州等南方地区的大葱价格低得可怜,农户是只要有人给钱就卖。他当时以4分钱一斤的价格拉了37吨大葱,结果到了青岛,运费花了4500元,大葱总共才卖出3700元。农户、批发商都不赚钱,导致囤葱的少了,种葱的面积也大幅减少,很多南方葱农直接在葱地里种上白萝卜、大头菜。转眼到了今年,行情突变,除了葱量减少外,南方连续阴雨天导致地里葱收获困难,一车大葱至少有20多个来自全国各地的批发商排队抢购,价高者得。

[各方反应] 市场: 葱价一月翻番

“以前大家都说‘割得起肉,还差那点葱花钱’,可现在葱花可不是小钱了。”湖北路菜店的菜摊韩老板说,这两天大葱价格又涨5毛钱,已经到5.5元/斤。春节前,大葱价格每斤才2元,节后蹭蹭上涨,尤其是2月底,几乎一天一个价,转眼就涨到了5元/斤,翻了一番多。最近,各农贸市场的大葱价格都涨到5元/斤至6元/斤,超市则高达7元/斤左右。

大连路农贸市场蔬菜摊的李老板告诉记者,葱价高了,看似利润挺高,一斤毛利一块多钱,但销量少了,损耗大了,挣得反而不多。李老板说,现在从批发市场进三捆大葱就得花去300多块钱,成本比以前高了一倍多,但销量却比以前少了50%多,原本一天能卖两三捆葱,现在只能卖一捆,一旦上多了,剩下的葱不小心就可能烂掉,坏10斤就是40块钱呢。现在市民基本都是一棵一棵地买,一下子买三棵就是大户了。就连小饭店的用葱量也在减少,原本5斤葱用一两天,现在能用两三天。

市民: 年前存葱省下百元

“现在一盘大葱炒鸡蛋,大葱比鸡蛋贵。”在湖北路一家菜店内,市民高女士买了一棵大葱准备回家炒鸡蛋用,结果花了2.3元,高女士不禁感慨说,他们家做饭习惯用葱炝锅,孩子还喜欢吃个大葱炒鸡蛋,平均下来一天大概要用接近一棵葱。以前一棵葱才花块八毛,如今都要两块多钱,为了减少开支,她选择炝锅时用大蒜来代替大葱。

在大连路农贸市场,同样正在买大葱的林女士告诉记者,她以前用葱很浪费,总是一次买上四五棵,有一点不新鲜就扔掉,葱叶从来不用,现在她每次最多买两棵葱,葱叶也不丢。

“要不是邻居说我‘赚大了’,我都不知道葱价涨成这样了。”市民王先生说,他在春节前批发了两捆大葱,大概40斤,当时才0.8元/斤,到现在还没吃完。结果前两天邻居向他抱怨说,现在大葱都涨到5块多一斤了,早知道就像他这样存上两捆葱,能省100多块钱呢!王先生表示,大葱不怕冻不怕晒,原本冬天多买点是为了方便食用,没想到还成变相省钱了。

饭店: 用洋葱替大葱

“我就喜欢吃大葱拌八带,可现在饭店点这么一盘,不仅八带数量少,大葱数量也不多,原来是大葱涨价闹的啊?”近日,经常下馆子的市民潘先生发现,原本一盘葱拌八带,大葱总是铺得满满的,现在厚度明显薄了一半。

西部一家小餐馆的厨师告诉记者,一般他们饭店一天用葱量要三四斤,尤其是葱拌八带、大葱炒鸡蛋这样的菜用葱量比较大,一盘大约用半棵至一棵葱。但现在葱价确实挺高,老板让他们做菜时用葱尽量“节约”点:比如拌菜时摆放大葱多抖几下蓬松开,显得多;有的炒菜尽量多用大蒜炝锅。

抚顺路周边的一些包子铺原先也是用葱大户,眼下为了省钱,开始用洋葱来代替大葱。“洋葱虽然味道没有大葱那么浓,但做包子也能起到提味的效果,而且价格只有大葱的五分之一。”一家包子铺的服务员说,敞开用,他们一天能用两三斤葱,现在用洋葱来代替能省不少钱。

成都会展公司

成都发布会策划公司

成都营销活动策划公司

成都公关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