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铸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47年后双胞胎兄弟街头相认[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0:06 阅读: 来源:铸造厂家

div>

两个素不相识的郑州男子,十多年来,不断有熟人将他们认错,甚至包括他们自己的家人。2004年底,有热心人把他们两个介绍见面,两个人搂在一起,大家都说:“长得像,简直是双胞胎。”让人不敢相信的是,郑州大学医学鉴定中心2005年1月19日得出了他们的dna鉴定结果,他们竟然真是双胞胎。

“你长得也太像小李了”

家住在郑州市西站路送变电社区的李保国今年已经47岁了,这些年他一直在友爱路的菜市场做生意。他和王积亮师傅摊挨着摊做生意有四五年时间,熟悉得不得了。2004年5月市场改造后,李保国才搬到自己的家门口附近摆摊。

2004年11月13日,有人到王积亮的摊上买猫问价钱,正忙生意的王师傅听着声音耳熟,抬头一看是“李保国”,连忙招呼说:“小李,是你呀?抱走养吧,你跟我客气啥呢,还给啥钱。”没想到,“小李”听了这话迷糊了半天。

眼前的这个“李保国”一点儿也不认识王积亮,他说:“我不姓李,我姓周啊。”王积亮这才知道认错了人,但他有些不信,还把老伴也叫出来说:“你看看他,长得也太像小李了,简直就是双胞胎!”

买猫的人叫周勤豫,他倒是特别想知道这个“李保国”的样子。他说:“我呢,也经常遇到这种情况,有一次,有人拍我的肩膀很熟悉地和我打招呼。可我不认识他。”

末了,周勤豫还告诉王积亮,他自己从小是被抱养到郑州的,一直在寻亲,可是一无所获。细心的王积亮于是请周勤豫留下了联系方式。当天晚上,他一收摊就联系了李保国。并约好第二天见面。

“兄弟”47年后第一次相见

2004年11月15日上午,李保国两口子来到了友爱路市场。

李保国对王积亮说:“十几年前,我就知道有个人跟我长得像。我老婆她爸妈家住在兴华北街,有一次岳母说在家门口看见了我,喊我几声都不答应。老太太见了我还生气地责备我说,知道你是个近视眼,可我那么大声,你听不出来我的声音?我当时大声喊冤呢,因为我那天确实没有往岳母家那块去。”

等到接近10点钟的时候,周勤豫从家里赶了过来。两个中年男人见面后,都愣住了,李保国说:“他还真就像是俺照镜子的效果。”

两个男人在一起交流情况。李保国知道自己的胸部有一块暗记,他认为这种东西最为私人了。

结果当他得到周勤豫也有一块暗记时,两个人抱在一起热泪盈眶。

他们好像有什么样的预感,感觉到自己就是对方的亲人一样。他们开始找身上一样的地方。周勤豫戴了一副眼镜,为了让大家辨认,他摘下了眼镜,大家一看,都大声说:“啊,绝对是双胞胎。”是啊,他们两个,一样的个头、一样的大眼睛、一样的小耳垂,连左耳后的瘊子都一模一样!胡子都是半边白;眼睛都近视,都是从小学五年级开始,都是800度左右;身体健康,但都有点肠胃不好。

李保国说:“我的脸比他黑吧,是因为摆摊晒的。”两人又拿出了小时候的照片作比较:一模一样!

周勤豫说:“我女儿在十六中上学,学校就在友爱路,有天她回家告诉我:‘学校门口有个卖鱼的跟你长得一模一样。’连自己的亲闺女都认错人了!后来,我偷偷来过这里,却没有看到过李保国。”

那个时间李保国刚从友爱路市场撤摊。

两个人曾经有过心灵感应

为了核实身份,近一个月的时间李保国和周勤豫没少忙活。两个人对过身份证,周勤豫比李保国大一个月。但李保国说:“如果我是阴历,那我们俩就一样大。”

后来李保国又去医院查了血型,结果和周勤豫一样都是b型;“哥俩”一起到辖区派出所查询,户籍档案里一张发黄的迁移证证实:李保国是1957年8月从上海崇明迁移到郑州的;周勤豫也找到当时从洛阳抱他回来的“叔叔”,叔叔告诉他,他也是被人从崇明抱到洛阳的,由于收养人家里不同意才又到了郑州。

两人都是从上海抱养到郑州,这就为他们是双胞胎提供了可能。

双胞胎应该有的生理反应,他们两个也有。

周勤豫说:“我好出汗。”李保国说:“我也是!吃饭都出汗,光是头上出。”周勤豫说:“对,对!一点都不错。”

周勤豫不好意思地问李保国:“你小时候尿床不尿床?”李保国说:“尿,都上学了还尿床呢。”周勤豫嘿嘿一笑:“我小时候也尿床,十一二岁才好。”

两个人都睡觉不好,神经衰弱,一有动静就睡不好。

双胞胎有时候会有心灵感应的,譬如说一个人出了事情,另一个人就会心慌。

周勤豫说:“我曾经1997年冬天做过一次胆结石手术,住了一个月。”可是他的话音没有完,李保国的妻子就恍然大悟地说:“怪不得呢,他平时身体好得很,可就是1997年冬天大病了一场,一下子一个月,一直发烧,查不出原因,吃药也不管用,可是后来自己好了。”李保国忽然想起来那年受的罪,他一拍脑门说:“可不是吗?当时住的空军医院,还下雪呢,也是冬天!原来是你让我受的这罪。”

李保国家养的狗,跑到老李身边撒娇,老李“训”它:“妞妞,别闹。”周勤豫听见了:“它叫妞妞?俺家的猫也叫妞妞。”一问,嗨!都是他俩给起的名。

这种心灵上的感应,让他们两个感觉很幸福。李保国说,忽然间这世界上多了一个亲人,想着都感动。

鉴定结果:两人果真是双胞胎

47岁的两个男人,都生活在郑州,第一次碰面他们就有了亲人一样的感觉,两人于是决定去做鉴定。

郑州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近年来已做过数百例亲子鉴定,但双胞胎鉴定对他们来说还是头一次。

为了确保鉴定的准确度,实验做了4遍。2005年1月19日上午9时,李保国和周勤豫老哥俩又到鉴定中心抽了第四次血。

鉴定中心的主任李晓文亲自接待老哥俩。李主任说:“一般亲子鉴定,我们只需做24个位点;但你们这对双胞胎,我们做了32个位点,结果全部相同。”

2005年1月20日上午,李保国和周勤豫接到鉴定中心的正式通知:“四次实验的结果表明,你们俩是同卵双生的双胞胎。”

两个人兴奋得相约回家,然后买了酒和菜,大醉了一场。

李保国的爱人兴奋地对他人说:“这哥俩商量好了,以后要经常一起出去串门,以后不管谁买衣服都要一样买两套——出门穿一样的衣服,小时候没有做过的事情,现在必须补回来。”

哥俩的疑问: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自从俺俩见了面以后,几天不见就想。”周勤豫对前来看热闹的邻居们说。邻居们问,想了就打电话吗?

李保国说:“电话天天打,可还是想见面聊天。毕竟是亲兄弟啊,一时间还真想把几十年的光阴都补回来。”

在身份证上,周勤豫比李保国大一个月,暂时李保国就喊周勤豫哥哥。可是实际上他们两个谁是哥哥呢,一时间还弄不清。为此,周勤豫和李保国专门来问李保国的养母丁玉莲。

丁大妈说,1957年,她和邻居拿着一张介绍信去上海,不能生育的她想收养个儿子。到了上海没有找着孩子,她们又坐船去了崇明县。在当地民政部门的带领下,她俩先后到了大同乡、新河乡,最后在新河乡一个农户家抱养了李保国。丁大妈笑着说: “那时候小保才3个月,双眼皮、大眼睛,长得可好,可就是瘦得像只猫。”临走时,人家还嘱咐丁大妈说,孩子是有人在大路边捡的,“没爹没娘的”。

李保国长大成人后,丁大妈毫不隐瞒地告诉李保国:“你是抱养的。”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李保国对母亲反而更孝顺了。母亲住院动手术,他整夜坐在母亲的脚头,抱着母亲的脚。“医生交代让他摸着我的脚底动脉,他一夜没眨眼……”丁大妈幸福地说。

周勤豫的养母75岁了,身体不好。周勤豫在家里也是个孝顺的儿子,每周去看父母两三回,回回都要给80多岁的老父亲蒸馒头。尽管父母没有告诉过他是抱养的,但他对父母没一点怨言。

去年,有媒体组织了一个去江苏的寻亲团,他也参加了,并在江苏找到了一家和他颇有缘分的家庭,但是他带着那家老人的血样回到郑州做鉴定,得出来的结论是: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

身份证上的年龄只是养父母给他们报户口的时间,具体的出生日期,以及他们两个谁是哥哥和弟弟,却没有办法确认。

好在,他们谁也不在意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李保国说:“只要说明我们是亲兄弟,就再也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

周勤豫说:“是啊,以后再也不能说自己是‘三无产品’了,我现在有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亲兄弟!”

看他们俩那个热乎劲,连两个人的妻子都吃醋呢。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